歡迎光臨 下書網 收藏本站(或按Ctrl+D鍵)
手機看小說:m.shutxt.com
當前位置:首頁 > 言情小說 > 《與狼共枕》全文閱讀 > 正文
背景: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號: 小號 中號 大號 加大    默認

《與狼共枕》與狼共枕_第5章

wWw.Lzuowen.com走后,我圍著毯子在沙發上蜷縮到凌晨兩點多,一想起他臨走時那種眼神,全身上下冷颼颼的,說不清的恐懼在全身蔓延。
  
  他回來的時候,我嚇得連鞋都沒來得及穿,赤著腳匆匆爬下沙發,下意識向房間里跑。

  “芊芊?還沒睡?”

  我驟然停住腳步,定了定神,說:“看不見您回來,我睡不著……您回來我就放心了?!?br/>   
  他走到我身邊,伸手將我身上的毯子圍得緊一點,嘴角牽動起一種特別淺的笑意。
  
  見他沒說話,我試探性問:“那我去睡了?”
  
  他點頭。
  
  我一步都不敢停地跑回房間,緊緊鎖上房門。
  
  靠在房門上驚慌地垂著心跳加速的心口,我努力回憶著今天做的所有事,我是不是做錯了什么,為什么我總覺得他突然變得有點詭秘。
  
  想了一夜,也沒有想通。
  
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  
  早上醒來,拉開窗簾,韓濯晨坐在泳池邊漆著白色精雕鐵藝的桌邊吃著早餐。

  晨光溫柔地落在他的黑發上,帶著永遠不會褪色的金黃,尊貴非凡。
  
  為什么屬于他的世界,蒼穹高遠,海闊天空。

  而我,在這個世界,連一片屬于我的自由的云彩都沒有……
  
  最多也只能在夢里回到溫馨的家,吃著媽媽做的青菜,尋找一點殘留的美味。
  
  夢醒了,我總會問自己,如果這個世界沒有韓濯晨,我就不會失去親人,不用看著他的事業越來越成功,自己反倒滄桑了歲月,枯老了容顏。
  
  但是,如果他真的消失了,我就可以和班里的女生一樣,為了漂亮的裙子垂涎三尺,看言情小說看到如癡如醉,身臨其境地幻想著心目中的白馬王子,一下課就迫不及待地回家……
  
  不能!
  
  也不知在窗臺邊站了多久,等我想起看表的時候,才發現離上課時間就剩下三十分鐘了。

  匆匆洗漱打扮一下,穿上校服下樓。
  
  “早!我去上學了?!?br/>   
  韓濯晨正在和一個人談事情,我又急著去學校,顧不上跟他閑聊,隨便打了招呼就走向專門送我上學的轎車。

  “芊芊……”他指指放在圓桌邊的另一份早餐。 “吃過早餐再去?!?
  
  本來有點餓,一看見桌上的鮮奶和奶油蛋糕,什么胃口都沒有。

  可能他覺得小女孩兒都會喜歡那東西,每天早上都會特意讓人幫我準備,實際上我特別討厭那種滑膩的感覺。
  
  見他拉拉身邊的椅子,一副不容置疑的態度,我只得順從地坐過去,裝作很滿足地與蛋糕殊死搏斗,且弄得滿嘴白白的奶油。
  
  “老板……”站在他身邊的人叫了他一聲,成功地讓他滯留在我臉上的視線移開。

  如果我沒記錯,那個人好像是他的一個助手,是負責他的物流生意。也不知道又做錯了什么事,聽著他的聲音都知道他膽戰心驚的。
  
  韓濯晨不耐煩地對他揮揮手?!罢瘴艺f的辦就行了,以后這點小事別煩我?!?br/>   
  “可是,于老板是我們的老客戶,我們合作的一向很愉快。我估計他這次的貨里有違禁的止痛藥,可能就是一時疏忽……”

  “給他點教訓,他下次就不會疏忽了?!?br/>
  他那輕描淡寫的語氣讓我馬上想起自己七歲的時候,他那優雅的一句:“你剛才沒聽見我說什么嗎?”

  徹徹底底毀了我的人生。
  
  他輕輕松松的一句話,對別人來說就是慘痛的代價。

  仇恨讓我的雙手在顫抖。我死死地握緊手里的叉子,極力地控制自己,才沒有將叉子插向他那張淡漠的臉。
  
  他看看我,伸出手指將我嘴角的奶油擦去,輕聲問我:“怎么了?”

  我避開他的手,扯出個很難堪的笑?!耙欢ㄒ@樣嗎?!”
  
  他回頭叫住正要離開的助手,將自己粘著奶油的手指放在嘴里□干凈,才說:“放火燒了貨就行,也別把事情鬧得太嚴重……記得,放火之前先清清場?!?br/>
  “是!”那人長長地緩了口氣,點頭哈腰地退下,還似乎害怕韓濯晨反悔,急急忙忙地往外跑。
  
  “放火還不算嚴重?”他覺得什么叫嚴重!我咬著牙,手里的叉子握得更緊:“你為什么不干脆殺他全家?”
  
  他驚訝地看著我,臉上的嚴肅緩和許多,反倒添了幾分憂慮。猶疑一下,他又轉頭喊住走遠的助手:“等一下?!?br/>
  “老板?!敝竹R上畢恭畢敬跑回來?!斑€有什么吩咐?”
  
  “算了,警告他一下就行,讓他自己把貨處理了?!?br/>
  “是!我明白了?!?br/>   
  這一次,助手擦擦額角的冷汗,悄悄瞄了我一眼,那一眼好像有驚訝,好奇,也有一點曖昧不明的疑慮。
  
第 4 章
  車子快要開到學校時,一個急剎車,在一個站著警察的交通崗前停下來。
  
  一個肩膀上有花的五十歲左右的警察從一群警察中間走出來,走到我們的車窗邊,彬彬有禮地敲了敲窗戶。
  
  韓濯晨對正打開窗戶的司機搖搖手,直接打開車門下了車。
  
  “于警官,今天真么有空找我麻煩??!不是又懷疑我藏毒吧?”
  
 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,我隱約看到于警官看見他的表情由錯愕變成無奈?!皼]有找你麻煩的意思,是逃了一個殺人犯,我們例行檢查?!?br/>
  韓濯晨拉開車門,讓于警官看了一眼我,“只有我女兒?!?br/>   
  “你女兒?!這么大了?”兩人不是要話家常吧。
  
  我真不了解韓濯晨心里究竟想什么。自從我十二歲生日吹蠟燭時,許愿說:“我希望我和爸爸永遠不會分開!”

  我不知道這句話哪里錯了,他當時就很嚴肅地對我說:“以后不要再叫我爸爸,也不可以跟任何人說我是你爸爸,記住了嗎?”

  我茫然點頭。

  他又說:“以后跟我出去時都要走在我后面,不可以再扯我的袖子?!?br/>
  我委屈地點頭,從那之后再沒叫過他爸爸。
  
  不理解他今天為什么反倒跟人說我是他女兒?
  
  “于警官要是沒別的事,我就送我女兒上學了,她要遲到了?!?

  我看看表,早已經過了上課時間,今天肯定是逃不過讓老師批評的劫難了。
  
  “等一下!”于警官說:“既然有了女兒,就收手吧,別再做那些……”

  “于警官?!表n濯晨打斷他后面的話:“法官定罪也要有證據的,你可不能亂說?!?br/>   
  “你做了什么,你自己知道?”

  “別人可以評價我的好壞,你有資格嗎?” 韓濯晨拉開車門正欲上車,又停住,轉頭對于警官用不慍不火的聲音說:“我曾經想做一個好人,你沒給過我機會……”
  
  自從韓濯晨上了車,表情就一直很沉重。

  在他身邊這么多年,我當然見過他發火。但他就算是將人打到半死,臉上也不會有一點惆悵。

  這個警官能讓他的態度如此情緒化,一定對他有著不同的意義。

  難道是有把柄在那人手上!
  
  一路沉默。在學校門口,我要下車時,他忽然伸手抓住我放在膝蓋上的手,握在手心里,很像霸氣的占有,也很像溫柔的呵護。

  “芊芊,在你眼里,我是個什么樣的人?”
  
  殺人,放火,無惡不作的強盜,我恨不得你死無全尸,死后進入十八層地獄。

  我心里這么回答,嘴上說: “您覺得自己做得是對的就好,何必在乎別人怎么說?!?br/>   
  他對我的回答好像不太滿意,臉上有點陰森森的寒意。
  
  于是我換了種說法:“不論在別人眼里你是個什么樣的人,在我眼里,您是個好父親,溫柔,慈愛的爸爸?!?br/>
  他還是沒有笑意,眉頭不自覺皺緊。
  
  我繼續說:“反正在我的眼里,您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男人,沒有男人比您更完美……”
  
  我自己都沒有辦法接受這么惡心虛偽的贊美之詞。

  可他居然笑了……
  
  我無語,我以為白癡都能聽出這是虛假的恭維
上一章 下一章 (可以用鍵盤方向鍵翻頁)返回目錄 寫寫書評 葉落無心作品集
葉落無心其他作品: 《墮落無罪》《紅塵渡》《洞房花燭,隔壁》《已越雷池(塔尖的戀人?。?/a>《與狼共枕》《戒不掉你的溫柔》《縱然緣淺,奈何情深》《水中暮云散》《與狼共吻》《風莫動情》

海王捕鱼海王奖怎么得